环保128

搜索

例心梗手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4 16: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小民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村里的人都知道了,在路上遇到时一些孩子会作出一些玩笑的动作,这让小民很苦恼。 陈文才/CFP

在老乡的要求下,害羞的小民躲进屋子里换上昨天刚刚买来的女装。

聊到在老家被人调戏被人白眼的经历时,小民会不自觉地地下头,沉思很久



面对镜头前,爱美的小民特意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

小民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头整齐利落的短发遮住了她的眉梢,面对记者的采访,她似乎不知如何回答,低头沉默,或偶尔迸出三两短句。自一出生,小民便同时拥有男女生殖器,她有着女性隆起的胸部,却长有男性特有的喉结;她手指纤细如葱,嗓音却沙哑低沉如男子。

男女两性的生理特征在一名21岁的少年身上融合,这是她区别于常人的最大特征。这种特征,模糊了她21年的人生,也为她带来无尽的嘲笑、羞辱与打骂。

一出生便遭生母抛弃

1993年夏天,小民降临到这个世界她的出生夹杂着巧合,也同时注定是个悲剧。小民的母亲在生她之前,已经与另外一名男子结婚,但因游手好闲遭到男方家庭的厌恶,一怒之下便离家出走。她来到茂名市电白县电城镇桥坝宫坡村,这是小民的父亲易亚本的家乡。已经40多岁的易亚本与这位离家出走的女子好上,后者因此怀上小民。

在肚子日渐隆起后,离家出走多日的女子被丈夫找到,并重新领回家中,易亚本由此回归40多年的单身生活。据同村村民易女士介绍,小民并未出生在生父身边。女子在其丈夫家中生下小民后不久,因嫌弃她同时拥有男女体征,便将孩子送回易亚本身边。在来深圳之前,小民与父亲在这座小村庄里生活了21年。

会走路的小孩都能欺负她

小民的成长几乎伴随着嘲讽与歧视,在易亚本收到这个孩子之日起,同村的不少村民便开始劝他别要。但易亚本并未理会,他坚持用自己仅有的低保收入将孩子抚养长大。易女士告诉南都记者,自从易亚本开始抚养小民,他在村中似乎说话再也没以前那样理直气壮,偶尔也会发脾气打骂小民。

而童年的小民,似乎成了村里人攻击的对象,几乎是个会走路会讲话的人都可以欺负她,易女士说,村里一些同龄小孩将她形容为怪物,要么避而远之,要么羞辱打她。在村里,这几种花小民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外号本妹,因为父亲是易亚本,几乎所有人都这么喊她,即便有着男性体征。而小民的身份证上,性别一栏所标注的也是女。

日渐长大的小民进入青春期,男女特有的体征开始表现得更加明显。喉结开始凸显,胸部也日渐隆起。来到深圳后,小民一直住在易女士的家中,易女士的女儿称,之前在村里,很多家长都会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说不听话以后就娶本妹之类的话。而一直沉默的小民也间断地告诉记者,村里有些年纪稍大的男人会摸她的胸部,不愿意,就是躲。

据易女士介绍,家人也试图带其送往医院救治,但小县城医院说治疗年龄已过,再加上治这病也要花不少钱,后来就不了了之。

难以辨别的心理性别

在采访期间,小民似乎并无明确的心理性别认同,易女士称,前天有很多同事送钱过来,让她去给小民买几件新衣裳,小民走到商场,却直奔男生款式而去。在易女士女儿的建议下,她最终买了两件女款T恤和短裤。

当被问及愿意变成男孩还是女孩,腼腆的小民最开始说想变成男孩。但在被问及喜欢怎样的衣服时,却又抬头指向挂在衣架上那两件新衣裳。易女士说,在自己家居住的这段时间,小民总是在男孩与女孩之间摇摆不定,想法变换得很快。但变成男孩或者女孩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肯定需要听从医生的建议。易女士称,去年她因一场大病,在生死之际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之所以这次带小民来深圳,是希望能帮到她,更希望得到社会帮助,让她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原标题:深圳:21岁双性人出生便遭生母抛弃 屡遭村里人羞辱打骂)

责任编辑:雨蝶

共1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