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128

搜索

妈妈的味道 回家的味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人眼里的中秋节,重要程度应该不会亚于老外的圣诞节,起码同样是踏上回家之路的最重要理由。而当中秋伴随着长假一起到来的时候,归家之路便更加急迫与坚定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家的味道常往往等同于妈妈做的菜的味道——也许很家常,也许很普通,却有足够的吸引力“勾”得人从千里之外飞奔回家。
  几乎每家人家的孩子都说自己妈妈做的菜好吃,尤其是身在远方的游子,或者是妈妈已经不在人间相当思念她的时候。其实,妈妈的菜只是你的习惯口味而已,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好吃。小时候一直听一位同学说她妈妈做菜如何了得,结果去她家一吃,疑窦丛生呀。
  我妈妈不太会做菜,她年轻的时候孩子生得太多忙不过来,到生完我最后一个后,就到出版社参加工作变成职业妇女,早出晚归,所以家里的饭菜都是靠保姆做的。等到“文革”开始,帮忙的保姆离开我家,烧饭烧菜的任务就被长大了的孩子们接手过去,妈妈也没机会锻炼提高。
  不过,妈妈难得有一样拿手菜——油焖茄子,如何会是这个保留节目,缘由不得而知。我很小就喜欢在厨房看人做菜,看着妈妈把茄子一段段掰断,用小刀在断面两头切十字,然后油锅中放生姜块,放茄子段下去,开很小的火,盖子盖起来焖,等到茄子变色软下来之后,加红酱油和白糖再烧,不放一点水,到茄子完全酥烂盛起来。妈妈耐心做出来的茄子鲜美甜蜜,非常下饭,是我记忆深处“妈妈的味道”。妈妈去世之后,每当超市中看见紫色的茄子,就有妈妈的脸浮现,就有油焖茄子的味道飘香。
  好笑的是,妈妈不会烧菜却会杀鸡。据说是爸爸逼的,因为爸爸自己害怕不敢杀。小时候,常见我妈妈在晒台上一面小声骂爸爸一面操刀抹鸡脖子。首先抓住那只倒霉的鸡,把鸡嘴捏住,鸡头朝天弯到后脖子,妈妈动手将前脖子上的小鸡毛拔干净,然后菜刀在磨刀石上“咣咣”刮几下,一刀割下去。我没闲着,手拿一根筷子,站在小碗前,紧张地盯住鸡脖子滴下来的血,那个碗中有小半碗加了盐的清水,血多了之后妈妈命令我搅起来,不要让鸡血凝结。鸡血尽身亡,妈妈把它压在一样重物下让它“死死透”,然后用开水泡了拔鸡毛。
  相比起来,我不如妈妈勇敢,至今没杀过一只活鸡,可我有几样拿手菜在女儿的记忆中生了根。她在国外有时是买不到原材料,有时是复制出来的菜不是印象中的滋味,为此哭丧着脸想家。就比如很简单的炸猪排,我腌制的时候是放酱油、白糖和黑胡椒粉,然后沾上生粉后煎炸的;女儿调配不好,却想这个味道快要想疯了,她在电话对面跳脚道,“就是那种、那种——妈妈的味道!”

                                                               
                                                       
                                               
                                                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白癜风的治疗药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