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128

搜索

舒服是爱情最好的方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葛优——对于婚姻,他不贪咫尺的温暖,不贪稍纵即逝的美色】
  
  葛优是演艺圈里出了名的好人,观众缘极佳。据说,有一次在石家庄有活动,他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争着和他握手,握不到手的就拍他的光头。在混乱之中,他被拍得心尖都疼了。即使这种情况,他也没有翻脸,而是忍到结束,回头自嘲地笑笑:“也许人家就是图一高兴,给你一巴掌,人家特幸福。”
  
  “德艺双馨”的他是演艺圈的异类,而他婚姻的低调和圆满更是很多明星可望而不可即的。1985年结婚到现在,他和妻子贺聪过了30年的丁克生活,仍然恩爱如初。
  
  葛优和贺聪相识之时,他只是一个长相不那么帅气的跑龙套演员,而贺聪却像个真正的伯乐,看中了这匹踏实稳重的黑马。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了葛优。葛妈妈在葛优的传记里写道:“当年葛优不是白马,只是一匹黑马,被贺聪选中了,如今黑马变成了白马。”那段发生在明艳秋天的感情故事开花结果,贺聪教书每天上班,葛优就包揽了家务活,有时候贺聪脱下的羽绒服,葛优都洗得干干净净。这个好习惯也一直延续到现在。而最让贺聪欣赏的,是葛优对父母的孝顺。父亲生病做手术,他陪着手术后的父亲在监护室里待了两天两夜。父亲住院后,他每天换着花样做好吃的照顾父亲,最近几年更是减少工作量陪病中的父亲,一星期回一次父母家。对父母孝顺周到,对妻子也是细致贴心。每次带妻子回公婆家,怕贺聪在公婆面前不自在,他都要格外照顾她。连葛妈妈都会吃醋:“你对贺聪比你爸对我好!”
  
  葛优快30岁才结婚,对家庭有一种特别的珍惜。他保护妻子的办法是不让妻子出现在镜头前,面对采访有自己的约法三章:不评价导演、不评价别的演员、不问私生活。媒体只能从偷拍到的越来越发福的贺聪身上,猜测葛优又送过什么礼物。
  
  葛优对于每一个角色都非常珍惜。他每年要看大概30多个剧本,常常因为琢磨一个角色而整夜看剧本,导致失眠成疾。他们结婚后一直没要孩子,葛优在拍摄《不见不散》时,和著名影星马龙·白兰度不期而遇。马龙建议葛优要个孩子,葛优只说了两个字“忙啊”。虽然没有孩子,但他依然留出了很多时间来陪伴妻子和家人。他几乎不出席商业活动,他放任自己在婚姻生活中宁静度日:喜欢围棋,爱拉二胡,在家陪着妻子,跟她抢着做饭、洗衣、拖地板,平时逛街也只去王府井附近的商场。他还不忘逢人就夸老婆好:“我老婆人聪明嘴也甜,家里家外都能干,别人老说我配不上她。”
  
  今年58岁的葛优,已快到退休的年龄。他了解现代婚姻的状态——“只是先结婚玩玩,反正离婚也很容易。现在离婚之后心里还特别放松,反正还有机会,可以再找。然而他和贺聪的婚姻一直充满着平等和包容,那种共过苦的幸福与同过甘的甜蜜相比更难得。他没有特别执著的事儿,“我就一个演员,演点戏,什么都干点。总之什么都沾点,什么都不深入”。然而对于婚姻他却是执着守护的。他说。
  
  “我真怕,人家觉得我贪。”这是葛优的肺腑之言,也是葛优的婚姻之道。他对于婚姻,不贪咫尺的温暖,不贪稍纵即逝的美色。他要的是长久而平静的陪伴与守护,就如同他欣赏《非诚勿扰》中的秦奋的感情观一样,先有爱再有情,感情需要一点儿一点儿地去呵护。
  
  【贺聪——在婚姻这个原则性问题上,她无比执拗】
  
  每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大都有相似的特点,实用而踏实,不一定是绝色佳人,但看起来舒服,日子能长长久久地过下去。
  
  年轻时候的贺聪秀气、温和、有教养,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当年她能一举征服葛优及家人的最大优点是心态平和、对生活不挑剔。葛优妹妹的一对女儿最喜欢的家庭成员就是这个爱笑的舅妈。
  
  《非诚勿扰》中秦奋在征婚广告中写的一段解说词,就是对贺聪最好的注解:“没期待您长得跟画报封面一样看一眼就魂飞魄散。外表时尚,内心保守,身心都健康就行。要是多少还有点婉约那就更靠谱了。”
  
  贺聪大方、开朗,打扮时尚而不奢华,待人接物都很得体。葛优不名一文的时候,贺聪认真工作,悉心陪伴,从不埋怨。葛优拿下影帝,声名渐盛,贺聪别的忙帮不上,只能在生活上关心他,做他喜欢吃的菜。为了好好照顾葛优,她后来辞职做他的专人助理,陪着他四处拍戏。过春节时,两个人总是一起回来做饭给家人吃,葛优一定会记得留菜给厨艺了得正在厨房忙碌的贺聪。
  
  两个脾气好的人也曾经历了一次大吵架。当时葛优在拍贺岁片《大腕》,拍对手戏的是关之琳。贺聪到片场探班,得知明天葛优和关之琳拍吻戏,贺聪当时就很不乐意。第二天,吻戏真正发生在眼前时,贺聪完全接受不了,一路哭着跑开。而且,贺聪的直觉并没有错。不久之后记者采访关之琳,她回忆这场亲热戏的时候,不无羞涩:“拍那段戏时他帮了我好多忙,他心地很好,所以我真的有点动感情了。”葛优拍完戏赶紧前来解释与安慰,可贺聪的哭闹让好脾气的葛优也发火了,两人于是大吵。
  
  这段插曲广为流传,贺聪也坐实了醋坛子的大名,甚至一度有人猜测两人会因此离婚。说到离婚,葛优是这样认为的:“跟你说实在的吧,真要离的,人家都不张嘴提‘离婚’这俩字。悄没声的,安安静静就把事儿办了。这是规律。我们两口子能过到今天,根儿,特别牢。”
  
  说吵架,他就觉得:“必须吵架,才能继续过下去。这我可体会深了,因为我们两口子,隔三岔五就吵。我总结了一下,互相都特别在乎对方,才吵。”
  
  贺聪平时好脾气,但在婚姻这个原则性问题上,却无比执拗。从专职的美术老师到葛优的私人助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演员满世界走。这是陪伴,也是监督。
  
  葛优以“老婆是个醋坛子”来笑对这次风波,但从此之后,他极少拍亲热戏。在狗仔队无处不在的时代,葛优是没有丑闻的男明星。虽然也许你会在北京某处的胡同和他相遇,但是在娱乐新闻里找不到他。在灯红酒绿、美女如云的演艺圈,如何提防每一段莫须有的感情,是每一个名人妻子必做的功课。连葛优自己也交代过——“后来有没有碰见比她好的?肯定有。”然而,这些后来碰到的都没有开始过。这里,有葛优的坚持初心,也有贺聪水到渠成的坚定。
  
  某网站曾经以贺聪的穿着做过一个专题,叫作“葛优妻子花裤衩出街,坏品位雷翻人”。大有戏谑调侃的意味。可就是穿着花裤衩的贺聪,在结婚20周年的纪念日,收获了葛优送的一套别墅和一辆奔驰。为了两个人的闲暇生活,葛优还特意花重金购买私人游艇,陪着她畅游太湖享受人生。
        白癜风专家刘文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