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永远的钟心

他和她的感情,追忆到高中时代。
  
  那时,她坐在他前面。他喜欢看她浓浓的黑发,随意束成一条马尾;洁净的脖颈,有淡淡的绒毛,显得质感白皙;她的笑声,像小溪,充满阳光,淌过一个又一个紧张单调的日子。
  
  她是喜欢他的。她默默注意着,他与同桌女生说话,笑容满面,俩人一起研究数学题,热烈而友好。她的心里,有淡淡的失落与惆怅。
  
  她生日那天,他送给她一张精美的卡片,写着:“我很想对你说一句话,祝你生日快乐!”看着他刚劲有力的字迹,她想,你要说什么呢?只是让我猜测吗?她摇摇头,一如既往地与他交往。
  
  中学毕业,她和他考取了不同的大学。毕业典礼上,他送给她一个礼物——一只心形小闹钟,非常精致,闪着金色光泽,让她心里有淡淡的喜悦。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发现,他同桌的女孩正和他说笑着,那女孩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巧笑嫣然。她将小闹钟塞进包里,匆匆回家了。
  
  全新的大学生活,充满新鲜与快乐。小闹钟被她置在床头,每天如约唤她起床。有时,她看着它发呆,为什么是心形呢?隐隐约约中,似乎可见他的用心。她又摇头,或许,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吧。
  
  她生日时,他打来电话:“生日快乐!”她脑子里闪现出那张生日卡片,她想问:“你想对我说什么?”却又闭了嘴,只“嘿嘿”地笑,他也“嘿嘿”笑。然后,他们挂了电话。
  
  生日祝福年年收到,同样的话年年重复,她感觉到了单调。几年后,她结了婚,他的电话,仿佛也噤了声,不再打来。那一年,她收拾书架,又看到心形小闹钟。她拿出来,默默看着,不料一失手,掉到地上,再捡起,它看起来完好无损,跑针却停止了运动,任凭她怎样拍打,它只默默看着她。她心里懊恼,想扔掉,却又不舍,放回书架。它静静呆着,闪着金色光泽,看起来依然漂亮。她在心里,重重地叹口气。
  
  后来,她离了婚。那一天,她起床后,独自站在窗前,电话铃响,他熟悉的声音传来:“生日快乐!”她淡淡地笑,说:“谢谢!”停了一会儿,他声音有些低落,说:“一个人,要注意照顾好自己。”她的嗓子忽然哽住。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自己的一切,从未逃过他的眼睛。
  
  她想起一件事,问:“高中时,你曾送我一张生日卡片。”他说:“我很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却不敢说。”她沉默一会儿,说:“毕业时,你送给我一只小闹钟。”他说:“心形的,希望你能知道,我对你的钟心。”有冷冷的泪水从她眼里落出,流在嘴里,苦苦的,涩涩的。电话的两端,俩人都不再说话。半晌,他急急地说:“我要去看你。”她摇头,坚定地,说:“不!”她知道,在另一座城市里,有他温贤的妻子,幸福的家。电话的另一头,他久久沉默着。
  
  她走到书架前,看着那只小闹钟。它闪着金色光泽,依然漂亮,却不再与时间一起跳动。它在书架上,占一份心形空间,成为永远的“钟心”。
        招快递员物流专员白班装卸工储备干部,江西-小卒子游藏南五-胶济铁路那些事-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