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128

搜索

人声明全文也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1 02: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我多少次把目光转向橱窗里的那些诗本。回想白衣飘飘的年华,我曾经把文学高高举过头顶,可如今我的傲骨和清高,几乎被淹没在尘世的烟火中了。

现在的我总愿在书橱前流连忘返。虽然我面对的大街车水马龙,响彻耳膜的全是些高声的喧嚣,但我时时激励自己拿起笔来,像农夫扶起久违的犁具一样在田野里耕作。虽然文学养不活我,但文学喂养了我的精神,让我感到日子的温暖与平实,这就够了。

可我仍在犹疑我的创作,是年轻,还是已经衰老?我反复分辨不清的问题,倒是儿子给了我一个清楚的答案。过去的一年,儿子读高二,并面临着文科与理科的选择。我想为儿子选择文科,可儿子往我面前一站,个子已高了我一大截,他的眼睛几乎是俯视着对我说,他已不是小孩子了,他要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我忽然意识到儿子的一天天长高,就是我人生志向的一天天缩短。儿子坚持选择理科,使我重新开始思考流年的暗换。儿子学会了独自决断,他要挣脱作为父亲的我强加给他的意志。他在向我提醒,他已经慢慢长大。在他的视线里,我只是一个父亲,一个已不能把意志强加给他的中年男人。

2010年,我有许许多多个日子,是默默陪着父亲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父亲的病已经6年了,他常常要无声地忍受放疗和化疗的痛苦。父亲的头发已掉了很多,腿脚也越来越不灵便。曾经多少个日子,我穿梭在癌症病房里,陪伴父亲时,也见到了许许多多身患绝症的男女老幼。对于生死,我的北京看酒渣鼻的好医院心灵由起初的惊愕怜悯慢慢演变成为一种无人知晓的厚重平静。他们有的是父亲的老相识,有的刚来,有的要走,而最让我难过的是父亲隔壁病房里的一个中年男人。为使这个男人能快乐地度过最后的时光,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坚持向他百般隐瞒可怕的病情。男人终于在半信半疑中走了,虽然他已带着亲人的爱上了路,但她们善意的谎言常被我幻想为残酷的诗篇。

这个男人走后,父亲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在父亲离世时,我满含泪水告诉他隔壁病房里的这个故事,并告诉他我有多么爱他。

父亲离世,我的头顶像是被移去了一片天,成了我这一年最残酷的记忆。关于生命的长度,现在即使走在路上,我也会轻轻地怀想,从年头到岁尾,从青年到中年,究竟有多长?不知不觉间我慢慢学会了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于是我有了对岁月流逝的感叹,有了对亲情遗忘的忏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